技校毕业、当过摩的师傅的章燎原不会想到,日后自己需要烦心的事情会这么“大”。


|作者:隋唐

|编辑:阿晔

|编审:苏苏



暗流涌动许久,章燎原和他的三只松鼠零食国终于喊出了那句:“大事不好!”

11月2日,有媒体爆出著名零食厂商三只松鼠的薯片涉丙烯酰胺(2A类致癌物)超标。不少吃货听闻消息后将手中薯片怒甩三丈远,抄起键盘开始血泪控诉。

当天下午,三只松鼠紧急发表声明,强调:

“一,我家薯片没事,丙烯酰胺在国家标准范围内;二,媒体在搞事情,不放心的顾客可以退货。”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马铃薯食品专业委员会此前的确回应称,相关企业生产销售焙烤薯片产品是符合国家标准的合格产品。


深圳消费者委员会办公室也表示,“致癌物超标”等表述对《薯片报告》的原意存在重大误解,会严重误导消费者。同时强调,目前国内外并没有制定食物中丙烯酰胺限量的法规或标准,因此不存在所谓的超标。


然而,这番解释并没有带来舆情反转,三只松鼠依旧被网友口诛笔伐。


关注三只松鼠的人对此或许并不感到意外——此前,该公司就曾被爆出诸多问题:内部管理效率低下,外部被电商平台等渠道绑架净利润……不管薯片中的致癌物是否超标、年收是否过百亿,如今的三只松鼠都不能再粉饰太平。

也许,技校毕业、当过摩的师傅的章燎原不会想到,日后自己需要烦心的事情会这么“大”。



摩的师傅的逆袭


在中国互联网圈里,出身比章燎原更“草根”的几乎没有。

上初中时,他是梦想“狂砍一条街”的古惑仔,每天嘴里叼一根牙签或是香烟,觉得自己就是《英雄本色》里的周润发。追债、被打、然后再“摇人”打回去,这就是他的青春期。


从技校毕业后,章燎原人生的底线依旧有点低:“不能变成捡矿泉水瓶的。”


他曾南下东莞,在电子厂里成为流水线上的“螺丝钉”;后来刷过漆、砌过墙、在夜总会端过盘子——那是他离“古惑仔大佬”最近的时刻,但“大佬”骂骂咧咧的,差点跟他打起来。

那一刻,某些年少时期的“中二”梦想在他心中摔了个稀碎。梦灭之后,他进了安徽某家国企,过上了外界眼中的安逸生活。

但梦想“做大事”的他,并不满足于安逸。从国企辞职时,他就想好了去路——开摩的。虽然还是很穷,但能让生活“风驰电掣”。后来,他还谈了个女朋友,觉得“生活可能就此好起来”。

可惜的是,跑摩的也需要天赋。有天赋的人靠摩的发家,但章燎原总是陷入与城管的“缠斗”。有一次被抓之后,他崩溃大哭:“满大街跑摩的的,为什么你们总是盯着我?”

那时他并不知道,生活的苦他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很快将迎来一片新天地。

放弃开摩的之后,他进入了一家食品公司当销售。也正是在那里,他挖掘了自己的销售天赋,接触了电商渠道,近距离地了解了零食行业。此时,这位历尽千辛万苦的“打工人”觉得时机已到!

2012年,26岁的章燎原选择辞职,随后创立三只松鼠。他崇拜马云,于是也在公司内部推行了“花名制度。后来,他管自己叫“松鼠老爹”,管员工们叫“小松鼠”。

因为章燎原,所以三只松鼠的创始团队里也充满了“草根味”。其5名创始成员中,有他开过饭馆的厨师发小、在网上认识的吐槽少年、在老东家时的一个下属,和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


·章燎原(后)与创始团队

但正如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所说,章燎原厉害的地方就是“拉着一群平均水平是B的人,搞出了一件A的事”。

三只松鼠创立后,章燎原将“电商渠道+疯狂宣传”的玩法发挥到极致。他还时刻冲在一线,与所有员工打成一片,及时掌握公司最前沿、最基层的信息。

当时,看着冲在一线的老板,“小松鼠”们干劲满满。2012年,三只松鼠第一次备战双11,所有人没日没夜干了9天9夜。


疯狂过后,章燎原在庆功会上高调给一线员工发奖金,羡慕得连服务员都跑来问三只松鼠还招不招人。

2019年7月12日,三只松鼠获得证监会批准,在A股上市。当天的发行价为14.68元,收盘大涨44%,总市值高达85亿元。持股48.34%的章燎原“一战封神,身家瞬间超过40亿。

终于,没人再对他骂骂咧咧,所有人都叫他“安徽首富”。


“松鼠老爹的内忧


但是,上市和首富的宝座只能暂时掩盖问题,不能解决问题。

大概是因为出身草根,章燎原的身上总是有一丝“江湖气”。有时这是好事,但有时这是坏事。

章燎原喜欢喝酒,也喜欢请员工喝酒。他曾说:“与其花钱研究公司治理,不如请公司团队吃饭喝酒。”在三只松鼠内部,每逢重要时刻,他都会搞“誓师大会”,宣誓、壮行、击鼓、喝酒……仪式感满满。

2013年,三只松鼠销售额破3亿元时,他还曾给创始团队每人买了一辆20万元左右的车。一位女性创始人将车开回家乡时,村里的老父亲在村口放着鞭炮迎接。

这些“接地气的举动,让三只松鼠团队对章燎原忠心耿耿。


可是,当这种江湖气融入企业文化后就会导致一些问题出现,甚至会严重拖累管理效率,最典型的就是公司内部盛行形式主义。

据盒饭财经报道,2017年,章燎原偶然发现,公司下午6点后就没人在工位上了,这让他很不满意。从那之后,各种安排在晚上的会议明显多了起来,总部大楼的灯从未在晚上10点前熄灭过。

诸如此类的事件还有不少,比如——


2019年父亲节当天,三只松鼠员工在钉钉群里刷屏“昵称+祝松鼠老爹父亲节快乐”;

今年疫情期间,其产品部门组建了“火山突击队”,说白了就是“线上办公小组”。后来,这些小组成员的家属被拉到若干个微信群中,并被要求将员工的工作状态拍照发到群里打卡。

发起这些“形式主义”运动的,正是三只松鼠内部的中高层——他们被基层员工讽刺为“鼠丞相”。

但这一切“松鼠老爹”章燎原似乎都看不见。一位不愿具名的员工曾对媒体透露,章燎原正在丧失对公司基层的了解。“有许多东西,并非章总的意思,但是下面在执行时变了味道。”

“在上市前,他总能和一线员工直接对话。在更早期的时候,每一个员工都可以随时找到章总说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但今天的‘松鼠老爹正在远离小松鼠。”

有人说,目前的三只松鼠内部正在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司里的老员工向新员工口口相传着章燎原放弃高薪工资、从摩的师傅奋斗成安徽首富的故事。在这个版本的故事中,章燎原开公司不再是为了挣钱,而是“给年轻人机会”。

而当章燎原被内部符号化、神化,他身上原本的奋斗精神就被消解,变成一座高高的神龛,底下围着一群对着泥塑狂欢的信徒。


同样棘手的外患


如果说内部企业文化拖累了管理效率是内忧,那么三只松鼠如今还面临着更棘手的外患。

一位食品行业的证券分析师向盒饭财经表示,“三只松鼠完全被京东和天猫绑死了。”

京东和天猫是三只松鼠最大的销售“渠道”,合在一起的销量占三只松鼠总销量的80%以上。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三只松鼠每年要向电商渠道支付大笔服务费。

2019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的电商平台服务费已经占销售费用18.9%。2020年,这个比例又上升了一倍。

在上个月底发布的2020年三季报里,三只松鼠宣布净利同比下滑10.62%。净利下滑的情况已经持续数年。

更尴尬的是,放眼行业竞品,洽洽食品上半年净利增长34%,盐津铺子增长96%,桃李面包增长38%……三只松鼠的净利下滑反而是个例。

而这一切,章燎原早有预感,他曾说过:“三只松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业绩主要靠电商红利。”

如今,电商红利逐渐消失,而三只松鼠除了要面临不菲的电商渠道服务费,还有水涨船高的流量成本以及物流费用。

章燎原也想过对策。他曾奋力扩大线下实体店数量,以及试图自建物流。但线下市场三只松鼠入场较晚,被良品铺子和来伊份等“线下巨头”挤得寸步难行;而自建物流耗资巨大,以三只松鼠目前的体量还无法支撑。


种种问题积压在身上,三只松鼠陷入如今的尴尬局面就不难解释。

虽然这次是被意外卷入“致癌物超标”漩涡,但近年来,三只松鼠也确曾多次被爆出过产品质量问题。


2016年2月,三只松鼠的一款瓜子被检出甜蜜素含量超标;2017年8月,因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三只松鼠又被芜湖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罚款5万元……



从2012年成立至今,三只松鼠只不过才走了8年时间,但看起来,它似乎像个耄耋之年的老人一样步履沉重。

或许,三只松鼠面临的已经是一个不破不立的困局。章燎原能否在四面楚歌中“杀”出一条新生之路,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上一篇: “老大”带头官降,奥迪宣布:进口车7月1日起调价
下一篇: 大东品牌女鞋官网加盟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