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哪儿都一样,永远是个无法合并同类项的异类。


——周德东

作者:凸鲁




李诚儒终于不录《演员请就位2》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如释重负。

终于有理由不看这档节目了。

同时也替李诚儒的解脱感到开心。

在节目里,他是如此格格不入。

拥有着对影视行业的热爱,和嚣张的底气。

他说:“我不需要他们资源,我无所谓。”

正因为这样,李诚儒就像一个异类。

第四期中,陈凯歌导演的《误杀》演完。

大鹏让李诚儒第一个评价。

李诚儒开门见山:

困!

长!

就在李诚儒疯狂否定这段表演时,轮到尔冬升评价了。

他说无语。

却是好到“无语”。

赵薇也觉得李诚儒吹毛求疵了。

就郭敬明同意李诚儒的观点。

不过只同意非常小的一部分。

李诚儒无助地捂上眼睛。

并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台上演员在表演,台下导演看完台上的演员表演,也开始了拙劣的表演。

否定完李诚儒,几位导演的彩虹屁齐飞。

可最滑稽的是——

到导演发卡环节,刚刚夸得天花乱坠的几位导演,却全都低下头。

除了主角胡杏儿,其他三人都直接收拾回家。

夸了演员大半天最后没人给卡?

评价时咔咔一顿夸,给卡就打脸啪啪啪。

演员们分队后,导演们似乎弄丢了前几期频频上热搜的“犀利”和“锋芒”。

看到是老大哥陈凯歌的队伍,就突然丧失否定的能力。

只有李诚儒一如既往地尖锐。

他的话句句在理。

“困”,就是我看这段戏的直观感受。

也是其他观众的声音。

《误杀》片段里:

父亲过于冷静。

母亲过于癫狂。

女儿有点放不开。

警察情绪起伏剧烈。

整体上就是让人难以入戏。

不过李诚儒说得再好再对也不管用。

他只是个没有实权的鉴影人。

也是最讨人嫌,最容易被针对的刺头。

不说话就被主持人大鹏溜,说话要被导演们内涵。

在实权者所粉饰的歌舞升平里,李诚儒是多么地不合时宜。




本来上一季李诚儒的强势,就让他见识到“饭圈”的力量。
这次他本来不想来,可架不住节目组的再三请求。
来了才知道,又给自己添堵了……
闹心的地方有很多,先从“死对头”郭敬明说起吧。
在上一季《演员请就位》中,李诚儒当着原作者郭敬明的面说,“这就是畅销书?”

从此留下“倚老卖老”的骂名。


即使在做公益的微博下,也有人骂他装。

这一季,两人再起争执。
郭敬明非得把S卡,给一个毫无演技的流量明星何昶希。
他说要鼓励新演员。
为了说服解释自己的行为,他展示了“郭式”诡辩术:
你们的S是super,高级。
我不是,我的是学生、种子和特别的。(最后一个单词还写错了)
李诚儒听不下去。
上来就是一个炸弹:“我不喜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各种做法。”
郭敬明想打断,诚儒便怒斥:“你等我说完,小小年纪要懂得尊重人”。
李诚儒认为:“你可以借口鼓励那些演得差的,那怎么打击演得好的呢?”
郭敬明没慌,搬出“郭式”诡辩术最后一招——
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他的存在。
这句话很有意思。
所以郭导的意思是“任何辩论是没有意义的,存在都是有其价值所在”?
按照这逻辑,那郭导是不是也应该允许“批判”的存在,不要反驳啊?
这时,李诚儒指出郭敬明的表达错误,从根本上驳斥他:“存在是合理的”这句话是不对的。应该是“存在是有原因的”。
到这,按道理李诚儒已经拿下胜利。
主持人眼看大局已定,这怎么行。
爱挑事的鹏鹏子入场了。
刚才谁说了这句话吗?
刚刚确实没有讲?
李诚儒:“他刚要说,说了。”
然后大鹏表示惊讶:“你这都预见了?”
郭敬明捕捉到漏洞,接话说:
“我没说合理的,我是说有原因的。”
无法诡辩,郭敬明就开始狡辩了。
不仅李诚儒傻眼,我也傻眼了。
刚刚郭敬明“请允许”的前提不就是“合理”么?
李诚儒没辙,急了:
“难道那三位导演都看不出,一个宝剑扎到胸口,一块死肉,连痛苦都没有的,被选择吗?”
这句话成分不足,逻辑混乱,由此可看出他有多生气。
但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作为主持人,大鹏出来“圆场”。
他先是表示大家有不同意见很正常。
接着他来个“但是”。
“但这次李诚儒导演我站他,我站他。”
好家伙,不但不灭火,还浇油。
然后发表了一番对“小小年纪”的看法。
开口就和郭敬明自动抱团。
“是,我们是小小年纪。”
接着就是一番自相矛盾的“高情商”说教。
明明标榜“鼓励大家畅所欲言”,却在“大家畅所欲言”时站队!
双标玩得这么溜,难怪会在郭敬明身上找到共鸣。
郭敬明是什么人啊?
被表扬时起立敬礼。
被批评就打断、抢话。
李诚儒的重点,明明是让郭敬明“要尊重人”,大鹏却被“小小年纪”扎到腰。
当嘉宾在争辩时,除了涉及到对法律和道德的冒犯,主持人就不应该明显有的立场。
大鹏不但立场鲜明,还拉偏架。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北京大爷么?



如果大鹏只在两位宿敌上撩拨也就算了。
让陈凯歌和李诚儒这两位老艺术家发生冲突,也是他喜闻乐见的事。
《无极》片段表演完毕,李诚儒发表看法。
李诚儒先向陈凯歌表示歉意:《无极》原片,不好意思没看过。
就这么一个点,“机智”的鹏鹏子就抓到了。
他说:我多问一句啊,当时为什么没看《无极》?
《无极》豆瓣评分5.4分。
评分看似没有很低。
但对于90年代就拍出《霸王别姬》的陈凯歌来说,这就是污点。
李诚儒尴尬地说:受评论影响。
然后接着说是因为《霸王别姬》的标准太高,后面的不大敢看。
还希望陈凯歌拍一部反映梨园的片子,到时要找我哦~
李诚儒已经很努力圆场,给双方都有台阶下。
然后接着评价刚刚的表演。
等李诚儒说完,这事也就翻篇了。
但大鹏好像担心陈凯歌忘记李诚儒没看过《无极》,再次提起:
诚儒老师,抽空也可以看看这些新片。
然后陈凯歌就开始那段“精彩”的发言。
热搜名为:陈凯歌挤兑李诚儒。
揶揄李诚儒保守。
保守到依旧在斗蛐蛐。
这嘲讽!
直接把李诚儒说成了一个活在旧时代夕阳的老艺人。
最后强调:以上是赞美之词,并感谢李诚儒笔挺地坐在并不舒服的沙发上。
在这过程中,李诚儒坐立难安。
点头附和。
然后为了最后的脸面,苦笑着。
热搜上一片赞美,什么“别惹文化人”尔尔。
可这哪是挤兑啊,这就是骂人不带脏字的人身攻击!
讲到“老艺人”这三个字时,陈凯歌降语速!重读!
这不是在阴阳李诚儒倚老卖老?
在陈凯歌口中,“听戏”成了贬义词。
将私底下闲聊的话题搬到台上说,更是无耻。
我就不解读陈大导演的话了。
搬运一个网友的高赞回复。

陈凯歌自以为怼得很高级,心满意足地收场。
实则跌份,可谓丢人现眼。
上次李诚儒说句“挺好的”。
陈凯歌让他说实话。
这次说了你又不乐意听。
敢情你只是爱听李诚儒评价别人时说实话?
偏偏他又标榜“接受一切评论”。
真评论了,又急眼。
凯子哥,做人还是不要太“大鹏”啊。
陈凯歌嘲笑李诚儒是跟不上时代的半旧遗老。
可实际上李诚儒一直在接受新鲜事物。

学打码。

打碟。

不仅手帐做得比年轻人好。
用的还是5G手机,你说气不气人。

反观陈凯歌,更像是沉浸在过去辉煌中里的老顽固——
完全接受不了批评,听不进建议。
当年宣传《无极》,主持人柳岩问陈凯歌:“如果这部电影预期不那么好的话,会不会伤到你的自尊。”
陈凯歌当场发飙。
这重创了柳岩的主持人生涯,很多人来网暴她。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活在噩梦中。
尽管她只是让一个导演对自己的作品做一次市场预估。
当年胡戈恶搞《无极》,重新剪辑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陈凯歌险些把胡戈告上法庭。
前妻洪晃发文讽刺:宰相肚里能撑船,他一个馒头都装不下。
而《霸王别姬》的编剧芦苇看完《无极》后,也相当郁闷。
碰巧一位记者过来问他感受。
他就一顿批:一个非常失败的电影。
尽管是多年合作伙伴,陈凯歌也和他不再往来。
只说《无极》,好像有点片面。
咱聊回节目。
托陈凯歌的福,我们看到了一个喜剧版的《甄嬛传》。
说错,不是喜剧版,是搞笑版。
演员演戏时,台下观众甚至都没绷住,全程笑出声来。
这是演员分队以来,其他三位导演、现场观众、屏幕前的观众难得一次达成共识——
这段表演烂得让人眼前一亮。
可作为导演的陈凯歌的行为就有点迷惑了。
不但责怪观众的笑影响了演员的发挥。
还给陈宥维发了非常难得的A卡……
看到这里,我心里有一万个?涌出。
这是把舞台和观众当猴耍?
还是把表演当儿戏?




越往后越发现:节目已变味,资本的魔力逐渐显露。
曹骏是市场评级最后一名。
过去他的《宝莲灯》、《魔幻手机》陪伴了90后的童年。
如今却成为最没有市场价值的演员,还不如主持人张大大。
他非常质疑自己的能力,到底还适不适合这一行。
陈凯歌义正辞严地对他说:评级在我眼里都不作数,我看重的是舞台上的发挥bulabula。
尔冬升要加他微信,给他“继续”的机会。
曹骏深深鞠了一躬,抬起头时已对未来充满信心——
眼眶发红,咬紧牙根。
可等到后来导演选角,他才意识到:现实还是那个现实,依旧冰冷。
那次表演完,三人里表演最出彩的他,反而没人选。
几位导演口口声声抨击流量,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誓与郭敬明之流划清界限,和流量社会乱象斗争到底。
最后选人,还是青睐更有市场价值的流量艺人,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得很。
曹骏惨遭淘汰,成为无数人心中一根刺。
也击碎了前几期导演们所塑造的美好假象。
赵薇曾在节目上大喊女性演员不容易,多给女性演员机会。
她当众哭惨,场面一度让人潸然泪下。
可等到她选人时,也只是选了一位王智。
其他三位都是年轻帅哥。
唐艺潇、倪虹洁、黄璐这些实力派只能悲凉地退出舞台。
导演们向资本妥协,相互之间则更是商业互吹,捧臭脚。
明明有导演改剧本的“锅”,所有人却集中火力向演员开炮。
评价陈凯歌导的戏时,赵薇对演员说:你演的真不怎么样。
但,“跟导演没任何关系。”
四个人中,陈凯歌辈分最高。
也是众人巴结的主要目标。
尔冬升评价陈凯歌的戏,都一直望着他。
动不动就捆绑一起说话。
形容导演很拼时,“我跟凯歌导演上片时,何止掉头发。”
否定演员时,“凯歌导演跟我真拍这样的戏,是不会选你们的。”
谈到导演对演员的约束,“我不认为我跟凯歌导演会给你们这么大的空间。”
我都不知道尔冬升和陈凯歌哪来这么多共同点。
反正好像秀优越感的时候拉上陈凯歌,就能顺带脚把陈凯歌也哄了。
何乐而不为呢?
就只有李诚儒“傻傻”的,还敢直接质疑陈凯歌。



在节目里,李诚儒确实像个“傻子”。
郭敬明乱给S卡。
陈凯歌不想直接发表意见,就“借刀杀人”。
李诚儒什么都没做。
陈凯歌主动提李诚儒此时正迷茫 。
还自导自演:李诚儒迷茫的表情,是因为郭敬明说的话。
再以李诚儒的口吻对郭敬明说:“希望你拓宽你对你的审美、趣味和爱好的尺度和范围。”
郭敬明一听不服了,马上加以反驳。
为了防止事情闹大,陈凯歌及时拦下来。
郭敬明都没听清,以为是李诚儒的意思。
然后陈凯歌才说:是我替他问的。
听到这,两人开怀大笑。
来去之间,李诚儒什么都没说,坐着被陈凯歌当猴耍。
一脸郁闷。
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
郭敬明拍几部4分电影,就能立于高台,点评演技。
导演张纪中拒用流量明星,结果两年没剧本找他。
苦练10年台词的李诚儒,演20年配角才有一个主角。
而零基础的何昶希靠脸获得了一张S卡。
李诚儒不是对“流量艺人”抱有偏见。
而是很多流量艺人跳过打磨基本功,直接靠比赛抄近道。
这让他恼火。
流量亦不是贬义词。
李诚儒反感的不是“流量社会”,而是大家面对流量的姿态。
陈凯歌说:“感谢诚儒老师如此笔挺地坐在一个并不舒服的沙发上。”
这句话其实也没错。
“笔挺“也可以是因为对影视的热爱。
不过,这个“不舒服”并不是李诚儒对新时代的排斥。
“不舒服”的原因有四。
一是被迫接受“赵薇和尔东升”们顾及脸面,各自谄媚。
二是眼睁睁看着“郭敬明”们仗着流量为所欲为,飞扬跋扈。
三是需要忍受“陈凯歌”们在向流量讨好,却依旧高举“演技”的旗子,维持伟岸的形象。
四是被“大鹏”们煽风点火,让自己不自觉被流量裹挟,成为资本扰乱市场的帮凶。
接受采访时,李诚儒气愤地说:“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会让你们胡来。”
后来他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
“不合理也没办法,这绝不是我一个人能扭转的。”
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参考资料:

1、《演员请就位2》

2、南都娱乐X李诚儒采访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566219848613924

3、微博@李诚儒





PS:
单篇稿费1000元征稿
大家在后台回复:
征稿
即可看到相关需求。


推荐阅读:
69岁老人临终前一句话,看哭无数人
北野武到底睡了多少人?

上一篇: 出轨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了!
下一篇: 全新宝马5系长轴距版官图 上海车展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