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


人来人往的街头,路人行色匆匆,似乎和平时没什么分别。


突然,一声巨响。


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女孩,面朝下地,坠落在一辆车上。


一时间,玻璃碎裂,血浆崩裂,甚至溅到了车内人的手上…


原本平静的街上,混乱一片…



这桩血溅当场的跳楼案,触目惊心,其背后的原因,似乎没那么简单。


原来,跳楼的女孩,曾经遭受过严重的网络暴力:


和男友分手后,男友在网络上发了一张女孩背名牌包包的照片,并配文:贪财妓女…


照片一经发上网,引来了大批网友围剿:


援交妹你去死…要不要脸,这种女人,收多少钱…这么丑,倒贴我都不要…



甚至到后来,网友们人肉起女孩的隐私:


她叫陈诗涵,跟我妹一个学校,我在家附近见过她,住土瓜湾嘛…


终于,女生受不了重重压力,选择跳楼…



这起官司,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女孩的男友,愿意出高达300万的赔偿金额,来达成庭外和解…


但达成和解就意味着,承认自己女儿真的是贪财妓女,是收了封口费的援交妹…



母亲不愿让女儿承受这份侮辱,于是走投无路,家境贫寒的她,找到了一位特殊的律师辩护:


有盲侠之称的文申侠大律师。


文申侠大律师自幼遇上车祸,双目失明,但其后凭借个人努力,以优异成绩,入读法律学院,成为大律师。


他曾经多次为弱势群体争取权益,也试过在多种平权案件中胜出。



在这次,他似乎也遇到了难题:香港并没有就网络欺凌立过任何法例,网络上,通常那些喷子是想怎么欺凌就怎么欺凌…



以上这个片段,来自今年11月2日播出的港剧《盲侠大律师2020》


而这部剧,早在2017年,就引起了众多关注,说起2017年的《盲侠大律师》,不少网友纷纷举起了大刀。


而的确,2017年的《盲侠大律师》,后期剧情让人恨铁不成钢,甚至让不少人怒而留言:编剧就是戴德仁吧(剧中大反派)



但即使是恨铁不成钢的网友们,时隔三年,也依然清晰记得当年《盲侠大律师》前14集的惊艳,里面的很多片段,放在三年后的今天来看,不但不过时,反而相当亮眼惊艳。


而时隔三年,这部剧终于回来了,有网友评论:


案件高能,剧情牛逼,集集反转,节奏快,铁三角还是一样的贱!



而的确,这部剧一开播,就延续了上一季开头的劲爆风格,有不少听起来离奇不已的案件:


比如老翁突然病发,身边却出现一个美丽女子,不禁让人怀疑,女子是专为敲诈老翁财产而出现的…


后来却得知,该名女子就是老翁的亲生儿子,注意,不是女儿是儿子。



这样离奇的案件,并非2020年独有。


早在2017年,《盲侠大律师》,就已经关注到非常多这样的社会案件,而且猎奇程度,重重反转,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艺术家袭击案。


一个艺术家,进行全身赤裸的行为艺术表演。


一个男人,闯进表演厅,边骂:卖弄色情!不知丑!


边对着她自慰起来…



随后,甚至大步向前,意图侵犯…


但摄像头只拍到艺术家一脚踢中男子下体,至于男子的自慰,以及意图侵犯,则缺少证据…



比如变性人非礼案。


一个幼稚园老师,在球场洗手间,帮一位摔倒的家长揉尾椎骨…



随后,在沐浴途中,家长意外发现了老师背包里的男性内裤,以及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假胸…


于是犹豫间,家长冲上前,打开了老师的浴帘…


没想到,一直以来的“女老师”,竟然是个男人…



比如聋哑父母虐儿案。


一对父母,父亲是聋人,母亲是哑巴。


他们的儿子星仔,被人发现时,独自一人,在公交车上,高烧不退。


被前来调查的社工认为,他们有疏忽照顾和虐待儿童的倾向,这个罪名,最高可判十年刑罚。



聋哑夫妇,因为自身“缺陷”,能力不足,无法照顾好孩子,似乎是不难设想的因果关系…


但夫妇俩一向非常疼爱孩子,母亲为了孩子,专程去新加坡学唇语,对于一个哑巴来说,学唇语之艰难,难以想象,在旁人看来,他们是一对爱子如命的夫妻…



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位看起来和聋哑夫妇一家关系很好的“邻居”,却突然向法院报料:


聋哑夫妇,并非星仔的亲生父母…



但这些看起来离奇的案件,并非是为了猎奇而猎奇,也并非是为了反转而反转。


在一个个曲折离奇的案件里,我们看到了不少,也许并不陌生,但是也从未深入了解过的群体。


比如:视障人士和听障人士。



看似简单的过马路,对于他们来说,都相当艰难:


会因为看不见路边的车,而被溅一身的水。


会因为行人的电话声、说话声、雨声、车声等各种杂音,而根本听不见交通信号灯的声音,以致无法分辨,眼前到底是红灯还是绿灯…


更不要说,各种莫名其妙,安装在安全岛中间的柱子,还有栏杆围住的感应器…


正如盲侠所说,对于我们视障人士来说,过个马路就像打仗一样,能保住性命就已经不错了,常常还没走到目的地,已经撞得头破血流…



简单的过马路,已经如此艰难,生活中他们还常常面临着各种误解:


比如,常年听不见声音的父亲,说起话来很大声,但就因为这样,被前来调查的社工,误以为是虐待孩子…



不止是他们容易受到误解,连健全的儿子,也常常被同学嘲笑:


为什么你爸妈又聋又哑,你却可以说话,你是不是捡回来的?



无数次的嘲笑,甚至一度让年幼的他,产生了一个恐怖,却又让人无比心疼的想法:


我不想做正常人,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做一个聋人。


于是,在“邻居阿姨”的教唆下,他向父母隐瞒了中耳炎的病情,直到高烧不退被人发现…


也许我们对残障有一定的设想,但远远没想到,原来这么难,难到一个小孩,明知做聋人诸多不方便,但依然愿意承受着疼痛,让自己变成聋子,只为了可以,再听不到同伴的嘲笑…



比如,跨性别人士。


首先,变性并非只是人们所想的,做一个手术那么简单。


做手术前,需要进行性别评估,评估通过后,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真实生活体验,之后通过第二轮的精神评估后,才能进行性别重置手术…



而无论是手术前后,都需要服用大流量的荷尔蒙药物,药物常常伴随着副作用:


一激动,或剧烈运动,就会晕倒,甚至有短暂失明的情况…


但这一切,片中的Annie说:这都不算什么,为了成为一个女人,我都可以承受…



但她无法承受的,是人们的偏见与嘲讽。


已经通过性别评估,但尚未做手术的她,明明专业知识相当过关,却没有一家幼儿园愿意请她…


家长也不愿意接受,有这样一位“特殊的”老师:你有什么资格教我小孩?



甚至被警察局抓后,只围了一条毛巾,就被送回警局…


面对赶来的朋友的质疑,警察说:他身份证上是男的,男人老狗,一条毛巾就得啦…


人们总认为,一个人的性别,可以仅凭身份证上性别一栏,明晰界定,而除此之外的所有情况,通通都是“奇怪的”、“不正常的”…


而只要给对方贴上“不正常”的标签,自己就可以居高临下地,以“正常人”的身份,进行审判与驱逐…



比如,裸体行为艺术家。


似乎不少前来参观的人,见到裸体,只有一个意思:色情。


色情,固然可以作为一种看见裸体的感受与诠释,艺术从来多元。


但不少人以此作为借口,对表演颇有微词:cheap,卖弄色情不知丑,淫荡…



甚至有男性嚣张地意淫:你不穿衣服,就是想要男人摸你…


而根本不理会,形体艺术是想表达什么,这一切,对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困扰…



无论是聋哑父母,还是跨性别人士,或是裸体行为艺术家,甚至是一开头,照片上背名牌包包的“贪财妓女”。


这几个身份,单单看名字,我们就已经在脑海中,建构出了不少,关于他们的想象:


聋哑夫妇,照顾好自己都很难,更不要说带孩子…


跨性别人士,不太正常吧,会不会带坏小孩…


裸体行为艺术家,不穿衣服,是不是想要男人摸你…


背名牌包包的“贪财妓女”,一定就是援交妹…



但实际上,事实是:


聋哑夫妇,在教育孩子上,非常有自己的一套:


看似是放任孩子在一旁不管,实际上是想让他有更多机会,和正常的小朋友接触…



Annie面对一些其他老师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常常很有方法。


比如面对喜欢扮蝴蝶,而被其他同学嘲笑的小男孩,她说:


不用难过,因为他们不知道,蝴蝶也有分男生和女生的,做你想做的,而且是对的,就要坚持下去…



至于凭借着裸体,就认为对方色情,凭借着一张照片和四个字,就认为对方是“妓女”的行为,更是会让对方受到严重的伤害,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们总是习惯,用各种标签,去分类各种人,这无可厚非,也符合人类的本性。


但正如王励凡法官所说:


单凭肉眼所见,就可以判断事物的本质,单凭印象,而没有深入了解,就去标签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其实是偏见…



我们总说,眼见为实,但其实,眼见不一定为实。


正如盲侠所说:我失明看不到,所以只能用心去感受,但有时候看到东西,反而会被那些所谓的事实欺骗…


不随意下结论贴标签,不止是要用肉眼看,更要用心眼看,似乎依然是件并不容易的事情,它需要更多的洞察、思考、共情…


但正是这样,在反复捶打般的观察思索中,我们才能走出偏见,看到更多的真实,拥抱更多可能…


后台回复盲侠大律师

获得观看链接




点一个“在看”,少一份标签和偏见!
上一篇: 她这次彻底赢了!
下一篇: 王兴江:我吃官哨亏太多 篮协的1.5亿钱都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