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摩登天空的沈黎晖。

很多人认识摩登天空,都是因为这两年大火的综艺节目。

去年,《乐队的夏天》里最火的几支乐队——新裤子、痛仰、海龟先生,都是摩登天空的签约乐队。今年,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达达乐队也都是。很多人问我,这事儿有没有黑幕,我根本没法解释。

其实,早在七年前,摩登天空就和综艺有了关联。

2013年,宋冬野的《董小姐》在《快乐男声》被翻唱,开启了一个民谣大火的时代篇章;之后,马頔的《南山南》、阿肆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相继大火。突然之间,摩登天空就从一个小众音乐公司变成一个流量巨大的音乐厂牌。


无数人问我,民谣之后,下一个音乐潮流在哪里?我的回答,是嘻哈。为了开创一个自己的嘻哈厂牌,我们签下一系列嘻哈潮流艺人,包括万妮达、陈冠希、满舒克、TT、红花会等等。事实证明,这些艺人的巡演都很棒,票房表现火爆。而去年的《乐队的夏天》,实际上是把摩登天空积累最深的乐队音乐文化通过综艺放大,现在,选择原创音乐人已经逐渐变成中国音乐综艺的主流,这其中,摩登天空的作用非常重要。不是综艺改变了我们,而是我们改变了综艺。


今年,我们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改变之前送人去到不同综艺的模式,自己投身综艺制作,把草莓音乐节变成综艺制式。当然,挑战会和机会并存。


授课老师摩登天空创始人兼CEO 混沌学园一期学员 沈黎晖

编辑混沌大学商业研究团队

支持混沌大学前沿课课程主任孙雨晨

本文为混沌大学前沿课课程笔记



跌宕起伏 逆势生长


回到开始,1997年摩登天空成立,二十多年来在跌宕的音乐行业逆势生长,成为今天的样子,真的非常不容易。


很多人都觉得玩摇滚肯定不赚钱,没错,我们有过很多低潮的时候。一个字,就是惨。新裤子主唱彭磊说,“第二张专辑发行的时候,摩登天空的公司状况很不佳,已经快发不出工资了”,这是彭磊说过的、为数不多的真话之一(笑)。



为什么这么惨?当时流行音乐的传播介质正在发生剧变。


摩登天空成立的1997年还是卡带时代,我们有不错的销量和收益,但过了一两年,CD时代来临,由于容易复制,盗版CD的份额很快超过正版。再过两年,互联网时代一来,音乐变成免费,甚至盗版商都无法生存。


当时,我们没钱到什么程度?有天一个员工跟我说,“已经18个月没发工资了”。很难想象,今天这个时代,多少人有耐心18个月不领工资还接着做。


通过为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大企业提供音乐服务,我们走出了困境,但服务并非我们的初心。2006年,我们痛下决心,希望完成属于自己的创造,让品牌追随我们,而不是我们追随品牌。


创建摩登天空音乐节,就是我们的惊险一跃。当时,账上一共只有100多万,而投资一个音乐节需要300万。公布想法的第二天,宣传总监就辞职了,他觉得对于七八个人的团队,音乐节是不可想象的任务,即使做成,也暂时没有收益,如果失败,就可能打回起点,甚至背上负债。



不过,虽然当时我们的财务状况不佳,但年轻人非常认可。第一届音乐节我们的口号是Music+,Music源于摩登天空是一家音乐公司、一个厂牌,+是我们想把音乐节变成生活方式与沉浸式体验的混合产物。当时,我们的野心是创建一个音乐节,展现摩登天空的美学。


但是,等到音乐节真的落地,发现全是坑。


音乐节开始的前一天,我最后一次去现场,美国当时最火的乐队Yeah Yeah Yeahs已经住进酒店,我坐在去往海淀公园的出租车上,看着夕阳就落下泪来,觉得这事儿太帅了。


没想第二天,一团乱麻。早上,我们放在帐篷里的媒体证、合作厂商证都被黄牛一把抢走。去到音乐节现场,到处都是假票、假证。


表面上看起来,舞台按部就班、艺人有条不紊、所有的观众都非常嗨,好像一个成熟音乐节该有的样子。但音乐节的底层逻辑,从票务防伪、证件管理到安全保障,我都完全没有概念。相反,我把一半以上的精力投入在音乐节体验上,比如钢结构的彩虹门怎样才更漂亮、涂鸦配怎样的灯箱晚上效果更好。


第一年音乐节做完,我们账上所有的钱清零。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收获了巨大的用户认同。


第三天下起暴雨,但是音乐节的几千观众都在等最后一个乐队上场,Yeah Yeah Yeahs压轴的舞台演出非常漂亮,音乐节结束之后,很多人说他们发烧生病了,但这是他们永生难忘的经历。


其实,无论对于他们还是我们,都是永生难忘。


为什么摩登天空能收获观众的一致认可呢?我觉得反叛主流的审美是最重要的原因。



与崔健、唐朝、黑豹、魔岩三杰为代表的红色摇滚不同,摩登天空代表的是蓝色摩登。资讯爆炸时代,年轻人期待更加开放多元的音乐风格,摩登天空可以表达最前沿年轻人的想法和审美。摩登天空音乐节的出现不仅是商业模式上的巨大创新,更是理念和审美上的巨大创新。


说起来也很神奇,摩登天空音乐节,一开始就是源于脑子里的一个想法,但之后发生了无数超现实的故事,成为珍存在无数人脑海里的记忆。



接下来,就是草莓音乐节。


从通州的运河公园开始,如今的草莓已经去到全国20座城市,哪怕是今年疫情肆虐,草莓还是准时回归,它就像宇宙角落里年轻人永不落幕的一个派对。


草莓音乐节每年都有一个主题,每次都是一个重新创作的过程。


举两个例子,2014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是“社交网络生活是垃圾,欢迎来到真实世界!”,取自英国摇滚乐队Blur的专辑“现代生活是垃圾”(modern life is rubbish)。因为我们的很多客户是社交网络公司,拿到我们的口号都在抗议,问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实际上,我们是在反讽,因为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网络、离不开虚拟的世界了。


2017年主题是“孤独巡游者”,当下的年轻人对于“孤独”这个词深有体会,虽然现场有上万观众,但每个人都是孤独而迥异的个体,都有自己独立的宇宙。我们还在音乐节嵌入一个场景,一组音乐人线上选择一个用户,在线下的一个小房间给这一个人开一场演唱会,叫做孤独演唱会。


主题与格调之外,草莓音乐节在商业上也非常成功。以2020年重庆草莓音乐节为例,40%的观众来自其他城市,对城市经济有明显的“溢出效应”,可以极大地拉动当地消费。



分形创造新物种


中国现在每年大概有300多场音乐节,竞争非常激烈,为什么草莓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


其核心在于摩登天空,摩登天空的开始是一家唱片公司、音乐公司、艺人经纪公司,从早期就签约了清醒、超级市场、新裤子这些乐队,投资这些艺人,就沉淀了大量音乐版权。到目前为止,我们合作过的艺人大概300多组,拥有几千首歌曲的曲库。


当然,版权在前些年完全不赚钱,但近年来,政策对于互联网播放平台的盗版打击趋于严格,版权的价值也慢慢展现出来。另外,摩登天空每年还有上千场小型演出、上百场演唱会、几十场音乐节,现场音乐也是很重要的业务板块。


对于摩登天空,可以说签约艺人带动了版权业务、带动了现场音乐,也可以反过来说,音乐节带动了艺人经纪、带动了音乐版权,三者形成循环。换句话说,如果非要讲竞争,草莓并不是在音乐节维度上与其他音乐节竞争,而是站在上游,从音乐公司要做什么内容的高度去讨论竞争。



核心板块之外,我们还开创了一些其他业务(plus)。比如互联网,摩登天空开发了自己的用户平台“正在现场”,55%的门票通过自己的渠道卖掉,也有自己的付费会员;传媒板块,在广西、湖南开拓了很多本地播客;同时,作为一个以视觉出发的音乐公司,我们的视觉可以为艺人包装提供非常高的质量保证。而一以贯之的美学,是两个循环系统的前提。


当然,归根结底,音乐人是摩登天空最重要的出发点,用混沌黑话来说,音乐人是一。我们所有的演出都是由音乐人拉动,草莓音乐节的活力也是因为我们在不同阶段的音乐人取得了不同阶段的成绩、创造了不同阶段的潮流,才得以生生不息。


这一点,我在今年更加明确。


疫情使得所有线下演出停摆,不少平台方提出难以拒绝的价格,请我们的艺人做线上演唱会,让用户免费看,我最终没有同意。其实,平台支付的价格超过不少现场音乐会的营收,但作为摩登天空,我们应该尊重内容,应该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


当然对于平台来说,用户是一,他们要给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实惠,但对于摩登天空来讲,音乐人是一,一场精心准备的演唱会注定不能免费。我们是一个以音乐人为核心的公司,而不是一个演出商。



而说到音乐人,摩登天空根据不同的审美取向,形成了自己的厂牌矩阵。


比如BADHEAD,就是在北京新声之后,我们想要打破自己、反叛自己。左小祖咒、胡吗个、苍蝇乐队、陈底里这些乐队非常实验、反叛、颠覆传统音乐认知,他们很明显与摩登天空早期的清醒、麦田守望者、新裤子、花儿、超级市场有所不同,我们就成立了新的厂牌BADHEAD坏脑。


M_DSK也是这样,在嘻哈火爆的前夜我们成立了M_DSK,就由一个之前做商务拓展的女孩负责,源于一个小小的想法,到今天成为中国嘻哈领域最大的厂牌。M_DSK成立一年以后,我们就在草莓创办了M_DSK嘻哈舞台,紧接着办了M_DSK音乐节,由艺人再次拓展出版权、现场音乐。


新的厂牌白猫洗衣店,名字很无厘头,成立到现在一年的时间已经签了20多组新鲜面孔。前段时间,白猫洗衣店的主理人和我说,要创建一个白猫洗衣店的音乐节。这个厂牌矩阵,其实就在分形创新,不断地自我复制。



看上图的这些植物,它们是大自然的杰作,因为有逻辑,所以细看非常美,暗藏了宇宙的所有秘密。其实,人类的很多创造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向自然法则致敬,摩登天空就是这样。


为什么采用“小单元”机制?


因为试错成本没有那么高,以音乐人为“小单元”,让他们发自内心地创作,这相较于电影行业动辄亿万的量级,试错成本是更低的。同时,音乐人分散多地,需要我们有八爪鱼一样的触角,以便更快地找到他们,这样,反馈机制更加机动灵活。另外,分形越多,越不容易陷入简单的自我重复。



那分形创造了哪些新物种呢?


比如,摩登天空的亲子厂牌。以前,这些摇滚青年、文艺青年谈论的都是“今天去哪儿喝”之类的话题,突然有一天,他们有了孩子,话题全变了,而听摩登天空音乐节的这一代人也都开始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用户场景发生变化,摩登天空亲子厂牌小草莓就诞生了。


小草莓的核心其实跟摩登天空音乐节一样,都是music+,+就是让台上表演的音乐人在台下拥有自己的工作坊,工作坊里的交流可以包含音乐创作、环保教育、亲子互动等等,所以,小草莓与摩登天空音乐节是一脉相承的关系,是音乐人“小单元”的分形创新。


今年的宅草莓也是一个典型案例。疫情宅家期间,摩登天空在B站上线了宅草莓,可以看到唐朝乐队的主唱丁武,一个留着长发、样子很凶的彪形大汉在烙饼,还有些音乐人在打游戏、打太极,等等。宅草莓呈现了音乐人在舞台之外的生活一面,这个全新的视角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成为摩登天空上半年的主要收入来源。



摩登天空世界观


这么多年来,摩登天空慢慢长成了一棵树,脚下是大地,枝繁叶茂。


但我也总在想,摩登天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摇滚、民谣、嘻哈、独立音乐,我们需要这样的摩登天空吗?


回归一次十几年前的旅程,当时摩登天空正处于低谷,我们两三个人打着录唱片的旗号逃离北京去了西藏。在一个没有工业、没有现代生活痕迹的地方,并不安静,反而能听到很多声音,甚至能听见风穿过树叶、能听见非常细微的动物叫声。


有一天早晨,我们被歌声吵醒,循着歌声找过去,一群人在房顶上边劳作边唱歌,我们就如实地记录下这些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后来我总在想,为什么没有曲谱、没有录音,这样的声音可以从古老的世代传到今天?我认为,是因为他们能找到与宇宙的能量连接。


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可能已经听不到与本源连结更强的声音。所以,摩登天空希望可以连接这些生命密码,从现代生活里抽离出来一点点,与自然法则站在一起。


摩登天空希望做一件事,生命颂歌。带着最本真的心态去选择音乐人,创作出能影响很多人的声音,这些声音在某种意义上与西藏的那些歌声一样,有着与宇宙共振的能量。


*本文根据沈黎晖老师在混沌大学的课程整理而成,整个课程时长2小时。受限于微信的阅读体验,本文内容仅为完整课程的1/10,欲知沈黎晖老师精彩课程内容的完整干货,请点击下方海报后扫码观看课程。


上一篇: 一张生死状刷爆朋友圈:早产、脑瘫、被羞辱,他的故事,让全网爆哭
下一篇: 名爵ZS内饰官图曝光 将于春节后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