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执导的《宝贝儿》大家都看了吗?


话题阅读超5亿

主页君帮大家简单回顾一下剧情:

任敏饰演的女孩帮别人代孕,怀胎十月,她逐渐与肚中的胎儿产生感情,不想交出孩子。



陈宥维在片中饰演任敏的男友,一开始任敏只是把陈宥维当接盘侠,但俩人日久生情,在知道真相后的陈宥维甚至还“不计前嫌”地向任敏求婚。



甚至还要感谢代孕让两人相爱



有了男友的支持,任敏最后还是把分娩后的孩子交给了购买方胡杏儿


陈凯歌团队当然清楚代孕在我国属于违法行为,不然也不会在片尾轻描淡写地标注上这么一句:



那我们就来看看,涉嫌代孕的相关人员,在《宝贝儿》里都要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吧:

1.代孕中介赚到钱

2.胡杏儿饰演的角色抱得婴儿

3.任敏饰演的角色不仅能拿到了代孕赚的报酬,还喜提忠犬男友

是的你没看错,所有人均未受到法律制裁。

所以这拍的都什么玩意儿?鼓吹代孕的宣传片吗?!


全片毫无批判之意,人物受到的唯一挫折,大概就只有孕母任敏和孩子之间难以分割的血缘之痛了吧。



主页君生气,不是因为代孕题材敏感所以不容触碰,而是陈凯歌导演明显在弱化代孕产业链的黑暗及一系列后患

这可能会让一部分不了解代孕的朋友产生疑惑,明明是有需求有市场的供需关系,何罪之有呢?明明皆大欢喜,为什么不做呢?

今天主页君就来和大家说说,代孕,有何罪

代孕产业链背后:

那些用子宫换钱的女人们

对于没有生育能力的家庭甚至是同性恋群体来说,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这种需求合乎情理,但如果我们站在其对立面的供给方来看待这件事,还合理吗?

据业内人士称,代孕可细分为三种:

一是精子、卵子由需求方提供,体外受精后进行胚胎移植,借用代孕妈妈的子宫孕育;

二是精子来自需求方,卵子由供卵者提供,由代孕妈妈孕育;

三是仅卵子由需求方提供,用第三方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后,由代孕妈妈孕育。

目前最常见的是第二种,这就涉及到了代孕工业链里的其中一环:卵子买卖。

“女人一生能产三四百个卵子,取几个问题不大。”


“这是对身体无害、来钱快的女性兼职,十天赚好几万!”



在黑心商家精美的包装下,有多少花季少女被忽悠成了卖卵女孩,行业内部称她们为“卵妹”,刺耳又难听



女性在一个正常的月经周期里,只会产生一个卵子,为了利益最大化,黑诊所一般会给女孩们注射长达半月的促排卵针,这样就能一次性取出20-30颗卵子



在药物的极端刺激下,女孩们会呕吐、腹水、水肿等...

整根取卵针长约35厘米,针头直径宽2毫米,黑市医生会拿这根和你小臂差不多长的针,穿过你的阴道壁、卵巢、卵泡。



黑心诊所根本无法提供无菌、无尘、恒温的取卵环境,导致最后很多卖卵女性都在术后被感染,严重的甚至可能命丧手术台




不过卖卵女孩跟代孕妈妈比起来,显然后者要经历的痛苦更大、时间更长。

在陈凯歌执导的《宝贝儿》里,代孕妈妈任敏不仅能闲赋在家,还有男友每天的美食投喂,但这显然是“艺术加工”后的结果,现实中的代孕妈妈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她们通常被圈养起来,两个甚至更多孕妇挤在一张床上。



人身自由被限制不说,代孕妈妈在孕期还要被强塞吃下很多东西,因为有些机构,按照出生婴儿的重量收钱。

由于要压缩预算,给代孕妈妈吃的食物基本没什么营养。


代孕机构往往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让客人“宾至如归”,其中就体现在机构会承诺“包生男孩”,两年内生不出男孩,全额退款。



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包生男孩”的黑科技之前,唯一能保证生的一定是男孩的做法,有且只有一个:当检测出胎儿性别是女时,给妇女进行打胎处理,如此反复,直至代孕妈妈怀上男孩。

为了提高代孕的成功率,代孕机构一般会给母体植入多枚胚胎,尽量让代孕妈妈怀上多胞胎。

哪怕一个孩子出问题了,还有另外的孩子能拿出来“卖钱”。

但这种利益最大化的操作,不仅会造成代孕妈妈早产,还容易影响婴儿的健康,这就涉及到了另一个问题:质量不合格的“产品”,该怎么处理?

一般有责任心的父母会把不那么健康的小孩接回家,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有责任心。

在乌克兰代孕是合法的,世界各地的人们趋之若鹜,但知道小孩不健康之后,一部分人选择了“拒绝收养”,那些无辜的小孩就被遗弃在了乌克兰。

没国籍、没看护人,按照乌克兰的法律这些“瑕疵品”不能被领养,只能挤在孤儿院,等再大一点就会被集体送去残疾儿童中心,自生自灭。



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选择在乌克兰的代孕的中国人无法入境乌克兰,他们之中一部分人选择“退货”,一部分人可能被迫失去监护权。


在这个畸形产业下的生产的婴儿,被赋予生命,却又被如商品一样丢弃,很难想象他们被丢弃后的命运会是怎样地坎坷,长大之后,他们又该怎样向大家介绍自己呢?

如果代孕合法化:

对女性来说,将会是血淋淋的人间地狱

大家可以跟主页君一起设想一下:如果代孕在我国合法化,将会是怎样一片景象。

或许我们可以从代孕先被合法化,后又被禁止的印度窥见个一二。

2002年,印度宣布商业代孕合法,妇女们蜂拥而至,排着队争当代孕妈妈。



她们之中有个很显著的共同点——都出身贫寒。

在印度,大多贫苦人家一周只能赚不到10英镑,折合成人民币85元左右,所以代孕能赚到5-6万人民币的薪水实在是太诱人了。

这些代孕妈妈中,有人是为了供孩子上学、有人是为了给家里盖房、有人甚至是被迫代孕,为了赚钱给不工作的老公花。



她们无不例外,都失去了对自己子宫的支配权。

场面逐渐失去控制,印度被拐卖的妇女人数呈逐渐递增的上升趋势

马克思曾经说过: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代孕合法背景下,拐卖妇女除了能进行人口买卖,每个妇女还能至少代孕3次,中间人每次能赚上万块。

永远不要试图挑战赤裸在利益面前的人性。

我国国情同样复杂、虽然贫富差距不如印度大,但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极度贫困群体。

代孕一旦在我国合法化,我们又怎么能保证,拐卖妇女事件不会频发呢?

我们又怎么能保证,穷人不会沦为富人的子宫,成为其繁衍后代的机器呢?

我们又怎么能保证,不会有更多女性失去人权,被家人或者伴侣压榨成摇钱树,一直为了金钱繁衍别人的后代,最后彻底丧失生育能力,甚至是死在手术台上呢?

我们又怎么能保证,不会再发生像艾滋病村(文楼村)那样的悲剧呢?

20多年前,在中国卖血是合法的,反正靠卖血也能赚钱,大多数人都失去了劳作地动力,于是整个村子都集体投入到卖血“事业”中。

市场逐渐混乱,在监管不足的情况下,不管是什么体质的人都能卖血,在暴利面前,中间商开始谋求利益最大化,为了缩减成本反复使用针头,最后也就有了艾滋病村。



传染病固然可恶,但更让人惧怕的是人性。

知乎用户@章小涛描绘出了她心里中国代孕合法化后的情景,真实到让人不寒而栗:


“若我国开放有偿代孕后:年轻貌美的千金小姐们将不会再自己生育,花钱找人代孕将成为名媛圈内的刚需。大量健康适龄的打工女性,转入到代孕行业。”
“农村物化女性现象更严重,媳妇娶回家给自己家生完娃后,就被踢出去找代孕公司寄养,一胎又一胎,好几个20万赚回家。”
“代孕行业竞争激烈,各种降价吸引客户,又想方设法节约成本,导致服务品质下降,出现更多影响到代妈身心健康的操作。”
“中国接替泰国成为新的“亚洲子宫”,外国人纷纷前来挑选心仪的代妈。”


怎么看都有悖人权的代孕,主页君坚决反对其合法化!

在看这篇文章的女性们,想象一下代孕合法化以后,女人被按照长相、学历、社会地位分成三六九等,像货架上的商品一样,被人挑选、购买

在看这边文章的男性们,想象一下这场人性的灾难落在我们母亲、姐妹甚至是女儿身上,就算是为了保护她们,也应该坚决地反对代孕合法化!

ref:

《地下代孕乱象,88万“包成功包性别”》

https://new.qq.com/omn/20200909/20200909A07F0A00.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0097377/answer/353395751


本期推荐阅读:


女性应该活出自我、活出精彩,而不应该成为生育机器!后台回复关键词【姐姐】,阅读文章看完“乘风破浪的姐姐”,我的年龄焦虑一下没了。》


微信公众号又双叒叕改版了…
为了让大家第一时间看到优质的海外内容
千万!千万!千万!
记得【星标】或【置顶】INSIGHT视界

看完文章记得点「在看」

女性从不是生育机器

上一篇: 出道40多年零绯闻,他是中国最拼的男演员
下一篇: 上港外租妖星入比甲豪门获官宣 曾公开炮轰徐根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