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条热搜,叫Sir想起了老朋友。

中年男演员演技派代表——

段奕宏


对,Sir夸他不止一次。

他演戏,必须完全进入那个人物。

就像黄渤说的:“这人演戏太轴。”

《引爆者》里,他演矿工。

他会真的跟着一群工人,深入地下1000多米的矿井体验。

在密闭的空间里,诠释什么叫压抑。


《暴雪将至》,更得夸。

他演一个时代洪流中复杂、陷入癫狂的小人物。

一个眼神,就能传递人物的隐忍、挣扎。


这么一个狠人,最近在干嘛?

最近,他回到了老战场,古装戏。

战国末期,演吕不韦

从低贱的商贾成为一国之相的传奇人物。

第一幕戏,就让Sir忍不住想点评——

先悠然舀起热水,眉毛一抬,一皱。

比起家仆的慌张,他的从容更显出身份和派头


可时机不对……这口水,太烫。

换着别人要马上嚷出来,但吕不韦没有。

善谋者,以静制动。

他这一口烫水,在喉咙里转悠着,渐渐不烫了。

然后他再慢慢咽下,始终没声儿——嗯,是个有城府的人


下一幕,官兵到。

他又变了……急忙忙的,称得上倒履相迎。

中国自古是士农工商这个排序,商人你再有钱,骨头也是轻的


一场戏,几分钟。

一个人物,3种属性,他稳稳拿捏

什么新剧,这么高级?
往下看,不止这一个狠角儿。

王庆祥,《一代宗师》里的“宫羽田”。

这次,他出演秦昭襄王(秦始皇的曾祖父),还是那种神光内敛的演法。


邬君梅,真·老戏骨,你更熟。

从《末代皇帝》里的皇妃文绣,到《如懿传》的太后,她几乎冻龄般,饰演了一堆后宫狠角色。

这次,她演华阳夫人(秦始皇父亲——嬴异人认的干妈)。


辛柏青,年纪不大,却称得上“新生代老戏骨”。

Sir尤其喜欢他身上的士子古风,所以他在《妖猫传》里演绝了李白。

这次,他担纲嬴异人。


说了这么多,压轴的还没说。

主角,谁?

秦始皇嬴政,扮演者张鲁一

不用多说了,多少人被他的《红色》《嫌疑人x的献身》那一手不显山不露水的演技折服。

堪称中国最低调的一拨实力演员。


这剧集齐了龙珠,想干啥?

要Sir说,也只有这等一线硬核阵容,才配得上中国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

那些血与火、权与谋的史诗往事。


大秦赋


豆瓣8分+,堪称年末的一个惊喜。

被“大秦”名号打动过的网友,追剧后一片叫好。

第一集,弹幕一片夸秦军威武,说“五分搁这了”。


开播三天,收视率全网第一。

不出意外,又将是8分国剧阵营中一员悍将。


今天虽然逃不过说它,但Sir也不打算套路。

Sir打算拆开这“大秦赋”的三个字,给你聊聊这剧三大亮点

大,有场面的大,阵容的大,配得上这恢弘质感的历史剧;

秦,是对历史的精华描摹与还原;

赋……Sir不是要掉书袋,只是因为判定一部古装剧最大的门槛,其实是骨子里的文化、诗意与古风,靠它们才能勾勒出某些时代的内核。

三者合一,才能撑起一部历史大剧。


01

大,阵容上可见一斑了。

实力派云集,不用说,必有演技互飚。

前6集,Sir的目光主要被段奕宏、辛柏青两人吸引住。

吕不韦(段奕宏 饰)的人物打造,全是细节。

前面你见识过他的城府和心机,接下来要领教的是他的阅历与判断

他一看就是个游历各国的人。

入秦时,他被刺客射了一箭,伤了吗?没伤。

那,是废戏吗?

绝不是。

这箭哪产的,为什么分三节,从箭又能推测出什么势力……

行走江湖,他眼够尖。


这么个识货的人,当然识的不仅是货。

在他眼里,人,也是货。

公子嬴异人,更是“奇货”。

奇货的价格,就不止是钱,还是时间,是友情,是性命

商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值得我押上后半辈子。


而做生意,时间就是生命。

他的野心,必须匹配具备效率的手腕和智慧。

赵国兵马搜捕公子异人,吕不韦当机立断带人夜逃。

后方是赵军哒哒的马蹄声,前面是黑压压的铁城门。

今夜出不去,奇货没了,生意也完了。


唯一生机,就在自己之前救助过的城门令身上。

对什么人,他说什么话。

知道人家重义气,就“演”义气。

要不开门,就一剑杀了我


仗义每多屠狗辈,吕不韦清楚,对某些人讲钱是不行的,但讲义气,人家头都割给你。

但下一幕,他又完全丢弃了义气。

马车出城,异人说:我妻儿尚在城内!我得回去!

奇货要跑,咋办?


吕不韦心里的OS是……妻子如衣服啊。

可表面,只能晓之以理:

公子你不回去,妻儿未必死;你回了,一家必死(好似徐庶去曹营)。


异人是善良的人,却也是晓理之人。

无奈之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两人逃回秦国,吕不韦要对付的人又变了。

也是这场奇货的生意,最终的买家——华阳夫人。

这可是秦国彼时最有权势的女人。

但这女人有一个心病:

我现在有权有势不假,我还想将来也能有权有势。

收养异人,就是这条权势的必经之路,可是。

这素未谋面的异人,会听我话吗?

吕不韦这回又得钻到华阳夫人心里。

他得营销啊!

公子异人这件奇货,究竟奇在何处,别人是看不出的,必须由专业的商人之口营销出来。

从有功(必升嫡子),到孝顺(必听话),吕不韦夸了个遍。

眼神里,都是真诚和信任,让夫人不得不服。

活脱一个战国版带货主播。


这还只是商人吕不韦。

丞相吕不韦又啥样,Sir表示很期待。

说完谋臣,再看君王。

战国七雄,每个都有雄霸一方的个性。

秦昭襄王,处西域而望中原,心怀壮志;

赵孝成王,身为胡服骑射赵武灵王的孙子,好兵却不知兵,为人眼高手低。


但这些王都定型了。

只有公子嬴异人,才是一位成长型的未来君王

他人生的关键词,是蜕变

起初,是有担当的父亲、丈夫。

前面说逃离邯郸那一晚,他挂念妻儿,恨不得徒步回城中寻找。

在这时的他眼里,储君、王位都没家小来得重要。


再见妻儿,已是两军阵前的屠杀场。

当赵相平原君的剑架于妻儿的脖子上,异人听见敌人说:

你断不会看着孩子死在自己眼前吧
赶紧签合约
马上就能带他们回去团圆


异人先沉默,但再一开口,就不再只是丈夫和父亲。

他流下了真心的热泪。

但心中却有一块地方,永远变冷了。

我大秦二十万将士在此开疆拓土
……
我岂能用万千将士的忠魂
换我妻儿性命
王命不可违,将士不可负
国事更不可误


国君的心,是装不下小家小爱的。

就像他骑着马飞奔,却再也追不上妻儿,妻儿也不再看他。


和以往影视剧不同。

异人的心里有小,有大。

也不再是对吕不韦言听计从的“工具人”。

他会自己思考,自己选择,有冷静,也有血性。

甚至风头不输于老谋深算的吕不韦。

好,男人先放在一边。

血性男儿固然是《大秦赋》的主旋律,给这曲雄浑乐章添上一笔婉约的,是权力场中的女性。

前几集的核心,当属华阳夫人。

眉眼间,写满了高傲的权势,与冷酷的权谋;


权力的欲望总是无止尽的。

所以对邬君梅更微妙的演技要求,是演出一份“权力的渴望”。

这渴望,在占卜的龟壳中,也在欲言又止的对话里。

龟甲占卜求子

吕不韦说出异人回国。

华阳夫人表面波澜不惊,只有眼珠子一转。

她心动了,但又不想让吕不韦看出——这是生意场,喜怒不形于色。


未来的王后,更不会被一个商人牵着鼻子走。

心里越热越想要,嘴里越冷越不给机会:

我说过要见他吗


她很清楚,这是谈判,而自己是甲方。

这才是能一步步走上大秦后宫顶端的女人该有的气场。



所以这剧好看你懂吗?

前3集,主角始皇都没成年,一场场群像戏已经剑拔弩张。

大时局,大冲突,群像纷争,这是第一个大。

第二个大,当属开篇战争戏。

画面质感直逼电影。

史书上只有寥寥一笔的吕不韦嬴异人出逃,在剧中,却是如史诗般展开的长幅画卷。

你看这一马平川,这西北荒芜的雪山林海。

再看那遥远天尽头的一抹城墙。

这才是咸阳,多像异人千万次梦到的样子。


另一面,是秦赵相争。

远镜头下的邯郸城,宏大,却并不算出奇。


因为大不管用,你还得细节到位。

你看云梯、床弩、飞箭……层层叠叠,很值得细究。

耐看。


仔细看战阵,又有细节。

三军井然,骑兵传令,投掷兵种打头阵,步兵和战具随后压境……


具体到士兵的小动作也有说头。

比如秦国,弓弩手这一整套动作,踏弩、搭箭、上弩。


再看赵国,胡服骑射的历史沿革下,骑射兵也很有“传统”。

一边“放风筝”,一边箭无虚发。


行吧就说这么多,Sir承认有点小激动……一个剧的诚意,怎能光看“大”?

飞天的神剧多了去了,最喜欢吹嘘的,不就是这个“大”字。

下面,咱看真实感。


02

《大秦赋》拍的,是强秦时代。

“强”这个字,光靠上面的打仗狠、场面大,其实还不算真的“真实”。

我们至今还能见到的强秦,恰恰是那些不会动的文化古迹——

兵马俑。

你必须承认,虽然都是泥塑木雕,它们却是真的强。

为啥?

因为武器和战具反映出了军事强国的兵法与法度,服饰反映出了整个国家集体的整齐划一,各自不同的面容又从不同角度反映出了军人的精气神。

《大秦赋》里的秦军,感觉就是按兵马俑复刻的。

士兵头饰不细说,几张图你就知道细在哪——

将军,头戴燕尾冠,铠甲系丝带。

注意他的胡须,髯(络腮胡)细在根根分明。而唇上的髭,又有着书法感的笔触,反映出儒将之风;

到百夫长,再到一般士卒,各有不同。


铠甲上,不能四枚,不能两枚。

必须是三枚钉子,因为这是秦俑的细节。


武器,清一色有据可考的青铜戈(确实亮得有点不锈钢……但Sir能体谅,古代青铜武器当时也是亮的,我们看到的是氧化后效果)。


而离开战场,回到个人,也有“秦”。

公子嬴傒,善舞长戈。

真把式假把式,你自己看。

是不是?并不像功夫片那种现代套路,反而一举一动隐隐有古意

从秦到晋,古人舞剑舞戈,功夫是一回事,更讲求士大夫的“舞”意(不许你说五连鞭)。


再说一个小细节。

秦后2000年朝代众多,拍起历史剧来常常细节混杂。

下面这一个芝麻大的小点,感觉连“历史懂哥”们都会点头。

这可是战国,没有马镫的年代。


还有一个地方,没文化的Sir还度娘了一下。

就是这一幕,有句台词让Sir似懂非懂。


一位官员为某事叫好,他没说什么“真棒”“真过瘾”……

他三击掌说的是:

“彩!彩!彩!”

又符合古人特征,又不掉书袋,口头禅都这么讲究。

但历史的还原归还原。

再细致的还原,如果没有结合当时的文化习俗,总归还是泥塑木雕,没有灵魂。

古装剧,其实看的不是古装,看的是古装里的人。

那这剧里的人,有没有人味呢?


03


一部历史剧(尤其是中国的)。

没有适当的诗意与古风,往往很难描摹出人物的品质与节操。

有人说,战国时代,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没礼乐,Sir你装什么大鼻子蒜呢。

错。

恰恰因为礼崩乐坏,礼和乐才显得可贵,懂得礼和乐的人,才是那个时代的稀有人物。

说一个细节。

华阳夫人虽然是秦国夫人,却来自楚国。

楚地,从来崇尚巫术祭祀。

所以她的房间里,会放着龟甲以及其他祈祷祭祀用具。

木雕双头镇墓兽

这是她的家乡旧俗,却成就了异人的“礼”。

为博华阳好感,公子异人身着楚服,为夫人献唱了一曲《云中歌》。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它来自《楚辞》,与《离骚》一样都出自屈原之手。

听着听着,华阳眼圈湿了。

你说这什么呀听不懂?

可在那个年代,这就相当于王菲面对面,为你唱了一首《红豆》。

唱的是再也回不去的离愁,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思念。

眼圈一红一激动,华阳立马认了这个知书达礼又懂心事的儿子。

古籍里,这一段同样仅用了寥寥数语。

异人至,不韦使楚服而见。王后悦其状,高其知,曰:“吾楚人也。”而自子之,乃变其名曰楚。

《战国策卷七秦策五》


却被编剧用一曲《云中歌》,完美填写出了历史的留白。

再看异人的婚嫁和成人礼,同样考究。

婚嫁时,异人与韩姬行“合卺酒”礼(这三字不稀奇,剧里常见)。

但真做到位的,还是这剧。

所谓“卺”,是将一个葫芦分成两瓢,“交杯酒”的前身。


加冠礼,其他剧也就一步,但这剧有三步

初加缁布冠,次加皮弁,再加爵弁

啥意思?

你成人了,你尊贵了,你是王族,你还要不忘初心。


同样,象征“礼乐”的周王朝,怎么完的?

必须也带着仪式感,消失。

周王室最后一位君主,终于向强秦下跪了。

注意,他赤膊上身,嘴中含玉。


口含碧玉,在古代多随殉葬。

周王这是表示,我的王室灭了。

而吕不韦随后从他口中摘下玉,则表明:

我不用你死,你可以继续活着。


除了王侯,士子之间也讲“礼”。

才子李斯刚入秦,手捧羔羊。

一进门,哟,周遭的宾客们也人手一只。

根据《仪礼》记载,这是士大夫们相见时的基本礼仪。


凡此种种,你能看出《大秦赋》的野心。

它要讲的,不是一个大而无当、古板僵化的故事,更不是飞天的传奇神剧。

而是想一步一个脚印,把你拖进整个时代的真实故事。

秦的故事,中国影视几十年,也拍了不知多少部。

曾经佳作很多,而这一部如果说有什么不同——

它更像一个新时代的交接和传承。

当老秦人唱出了传唱百余年的民歌。

什么“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什么“岂曰无衣,王于兴师”。

历史书上那些古语,仿佛在我们的脑海中活了。


而当秦昭襄王年迈时,在梦中见到幼年嬴政。

这个稚嫩的孩子对他说,“我要一顶比这个更大的王冠。”

古代人的梦想,也在我们的心中再次复活了。


作为2020最后一部历史长篇大作(应该)。

它编得既像历史——让我们信,让我们能在尘封记忆中找到印迹;

又编得不那么像历史——让我们感受,让我们摸到某种时代的共同语言。

所以Sir想说。

这明明是最新一部“大秦剧”,按时间算,它离历史最远。

可它却拍得离观众很近很近。

2020,别错过《大秦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贫民窟的百万雪糕

上一篇: 这首歌早就该红
下一篇: 剑南春官网加盟电话多少?38度价格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