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在中国电力整体过剩的背景下,“限电”再现似乎是个颇为费解的现象,只是全国多地“限电”进入“省电”模式这一一致动作背后的原因却各不相同。最受关注的浙江省限电是受“双控”及工业用电高峰来临,电力供应保障压力增大综合因素所致;湖南省、江西省则源于寒冬下用电激增导致的电力供应紧张。


12月17日,国家发改委回应部分地区电力供应偏紧问题时表示,工业生产快速恢复拉动用电增长、极寒天气增加用电负荷、外受电能力有限和机组故障增加电力保供困难等因素是造成此次多地限电的主因;与此同时,国家能源局表示将采取四方面措施保障电力供应,以尽快缓解近期湖南、江西等地出现的电力供应偏紧局面。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限电”主要是季节性行为,往年也会出现电力偏紧的情况,只是寒冬、煤炭供应偏紧及节能减排等多因素叠加导致今年电力供应吃紧更为明显,目前电力吃紧是局部的短期现象。


寒冬“限电”


近日,湖南省发改委发布的通知显示,今冬湖南入冬早、降温快,电力负荷快速攀升,全省最大负荷已达3093万千瓦,超过冬季的历史记录,日最大用电量6.0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1%,电力供应形势紧张;为保证全省电网平稳运行和供应,全省启动有序用电。


该通知明确,有序用电时间段为每日10:30-12:00、16:30-20:30。通知还明确优先保障居民生活、关键公共设施(学校、医院等)和重点企业用电,适当压限行政单位和景观用电,有序用电时段关闭全省城市景观照明、半关闭路灯,周末关闭党政机关办公室动力用电;用电企业要服从电网调度,统筹安排好生产计划,错峰避峰生产,不得以生产、经济效益等原因拒绝执行有序用电。


长沙市发改委随即呼吁各类工商企业服从调度,尽量安排在用电高峰时段外生产,主动错峰利用周末、夜间生产;全市所有空调一律控制在20℃以下,不使用电炉、电烤炉等高耗能电器。随后,湘潭市、岳阳市、株洲市、常德市政府部门陆续提出倡议称,尽量不同时使用高耗能电器,电力用户主动错峰用电,减轻供电压力。


与湖南省相邻的江西省也出现了“限电”情况。据《大江网》报道,江西省发改委决定,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


湖南省与江西省“限电”的原因相似,均由于寒冬导致需求端激增。国网湖南电力公司预计今冬明春全省用电需求将突破湖南电网供电极限,可供电力存在300至400万千瓦缺口、日可供电量存在0.1至0.2亿千瓦时缺口。


据《大江网》15日报道,受今冬首个寒潮的影响,当日11时21分,江西电网统调用电负荷达2547.5万千瓦,调度发受电电力达2631.1万千瓦,均创历史新高;此次寒潮来袭,部分地段出现覆冰现象,覆冰最厚的线路为国网九江供电公司管辖的110千伏妙庐线,覆冰1.4毫米。目前各地供电正常,未发生线路故障,但电力供需形势严峻。


长沙供电公司新闻发言人吴东琳公开表态,湖南全省比往年提早一个月入冬。且受燃煤减少、水库水位下降、风力发电受冰冻影响无法有效发电以及外来电减少等影响,供电形式较为严峻。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还是与需求有关,居民对生活品质提升,冬季用电取暖增加,电力需求增加快。他还说,电网不能按照最高负荷来建设,一是建设成本高,二是最高负荷时间段非常短,因此部分地区会做需求侧管理,如果是给居民限电,绝大部分原因是居民用电激增,导致城市特别是老城区配电网供电能力不足。


韩晓平还强调,主要还是内需问题,加上调配问题,一些电厂并没有预期到用电需求增加如此迅速,而库存不能全部使用。他还说,“当然问题不能一概而论,一些地方也是为了完成节能减排的目标。”


事实上,早在10月27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发布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称,四季度,预计全国电力供需总体平衡、局部地区高峰时段电力供应偏紧。分区域看,预计华中、南方区域部分省份电力供需偏紧,主要是湖南、江西、广西在用电高峰时段电力供应偏紧,可能需要采取有序用电措施。


经济复苏叠加“双控”关灯


浙江省的“省电”行为的原因则与湖南省、江西省大不相同。


《华夏时报》得到的一份义乌市建筑工程质量安全站15日下发的《关于加强建筑工地能耗设备使用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显示,根据省、市关于能源“双控”系列会议精神,为进一步控制电力消费,降低全市GDP能耗,打赢能源双控攻坚战,现结合我市建筑工地实际,提出要求,民工宿舍不得使用“热得快”、电磁炉等大功率电器;项目部合理安排施工计划,不安排或少安排夜间施工。12月31日前,项目围挡广告、景观亮化等夜间照明用电一律关闭。


此外,该《通知》还倡议,各建筑工地办公室场所、宿舍生活区少开或不开空调,室外温度超过3摄氏度停止使用制热空调,使用空调不得高于16摄氏度。


《通知》中所提的“双控”,就是控制能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2018年,浙江省发改委印发《浙江省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18-2020年)》要求,到2020年,浙江将建立能源“双控”倒逼转型升级体系;在各市平衡基础上,累计腾出用能空间600万吨标准煤以上;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任务,全省单位GDP能耗年均下降3.7%以上,能源消耗总量年均增长2.3%以内,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下降5%以上、控制在1.31亿吨以内。


而浙江省大范围“闭灯”则是在12月11日上午浙江省能源“双控”和“减煤”攻坚电视电话会议后。而《华夏时报》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浙江省的“限电”均截至12月31日止。


“如果地方政府为了完成节能减排指标而“限电”是另一个层次问题,则无可厚非。”林伯强认为。


当然,浙江省的限电也与经济复苏给电力供应带来压力息息相关。据《浙江日报》报道,今年11月,浙江省出口总值达2381.6亿元,同比增长20.8%。外贸火热,订单饱满,企业加班加点生产的同时,也给浙江的电力供应保障造成巨大压力。


韩晓平认为,这次也不是“拉闸限电”,用这个词是夸大了,可能限电但是没有拉闸。他说,电网公司不会这么做,电网公司会保民生,只是对工业企业进行限电,这是正常的一件事情,当电网供电能力不足时,有一部分企业要减少用电。


多措施缓解电力供应偏紧局面


事实上,中国经济复苏,工业用电高峰来临,也确实为电力保障带来压力。


12月14日,国家能源局发布数据显示,11月,全社会用电量646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4%。中电联同日发布的更为详细的数据显示,1-11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6677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具体看第一产业和城乡居民生活用电保持较快增长;全国16个省份全社会用电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制造业日均用电量创历史新高;四大高载能行业用电增速均稳中有升。


韩晓平分析,经济复苏,企业也会赶工追上疫情耽误的时间,12月一些订单不完成就要拖到明年,企业会有交付时间压力,多重因素导致用电量大。


对于部分地区电力供应偏紧,相关部门也在加紧协调,指导各地和电力企业做好电力供应保障各项工作。


国家能源局17日表示将采取四方面措施保障电力供应,以尽快缓解近期湖南、江西等地出现的电力供应偏紧局面。


具体为,督促电网企业优化运行方式,加强输变电设备运维管理,挖掘跨省跨区联络线送电潜力,充分发挥大电网平台作用,提高省间资源调配能力;督促发电企业将保供任务责任落实到人,加强机组运行维护工作,确保机组稳发稳供,避免因重要设备临时停运造成电力缺口;部署煤炭安全稳定供应工作,切实做好今冬明春煤炭稳定供应;督促各地区电力主管部门落实应急预案,做好防范应对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准备,指导电力企业做好抢修复电应急准备,最大限度降低自然灾害对电力系统运行造成的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电力企业面临保供应压力的同时,也承担着煤炭供应偏紧及电煤价格过高的压力。


12月11日,中电联发布了《关于保障迎峰度冬电煤供应,引导电煤价格合理回归的倡议》。其中提到9月份以来,电煤市场供应需求逆向走势形成“剪刀差”,市场价格持续上涨至“红色区间”。特别是11月中下旬以来,市场出现异常波动、严重偏离供需基本面,给迎峰度冬电力保供和长期发展造成很大隐患。


紧接着,国家发改委12日召集10家电力企业开座谈会,研究当前煤炭供需形势,做好今冬明春煤炭保供稳价工作。座谈会上提到,目前重点电库存8600万吨左右,要求各集团内部电厂相互调节煤炭库存,减少市场高价煤采购。


“煤炭供应偏紧,内蒙古倒查20年涉煤腐败,对产量有一定影响,与此同时,临近年底,煤矿都以保安全为主,”林伯强还向记者表示,进口煤减少并不是主要原因,中国的煤炭有一半用来发电,其中进口煤仅占比6%,今年的比例会更低一些。


国家发改委昨日还表示,下一阶段,将继续指导各地和电力企业做好电力供应保障各项工作,提高发电能力,优化运行方式,多渠道增加电煤供应,及时协调解决电煤运力,切实保障电力需求。对一些确实存在短期电力供应缺口的地区,科学合理调度,确保居民生活用电不受影响。

上一篇: 聚划算,一百亿,不白烧
下一篇: 新手铲屎官这样喂养,狗狗才能健康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