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张恺报道意大利媒体《罗马体育报》在新年第一期、1月2日刊就投放重磅炸弹,头版赫然报道“张氏家族将退出国米”,使用明确的语式“能离开”,自然引发国米世界和对苏宁动态的各种想象。但该媒体在内文专题中,又改回较为保险的说法,“国米,有出售可能”。该报道出版当天,国际米兰俱乐部官方发布辟谣声明,称相关报道毫无根据。那么,这份媒体的原文内容和推导逻辑到底是否有说服力?苏宁是否真要出手俱乐部呢?

《罗马体育报》这样写道:“国米冲击意甲冠军的道路充满荆棘,不止来自对手,更来自环境。疫情在不打折扣地影响着来自中国的巨头企业。如果没有疫情,张氏家族肯定会在冬窗市场引援强化球队力争夺冠,而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张主席已在高层会议上讲明策略:冬窗零预算,能否引援看机会。

“在财政和俱乐部走向层面,目前流传着一种说法:张家委托罗斯柴尔德银行去寻觅有意入股国米的企业,也就是在给国米寻找小股东分摊经济压力——总部在香港的莱恩资本目前持股国米31.05%,苏宁后第二股东——但不排除,张家想全部出售国米股份、彻底转让的可能。很难说清,张家的实际意图究竟是什么。但在足球圈,寻找小股东经常也意味着连带寻找一个彻底出手、全部接盘的对象买家,莫拉蒂执掌国米时如此,继任者托希尔也如此。后来的事实也是,他们全部撤出了。”


“眼下,中国传递给国米总部的信息很明确:始自2016年的稳步发展计划不容置疑,他们只是在尽力寻找合作伙伴降低债务——国米目前市值高盛集团评估为3亿欧,摩根大通集团又加上7500万——这个拉低债务的计划持续到2021年底,希望借贷利率降低,也希望全球足球环境复苏、扩大营收来帮个忙。总之,围绕国米俱乐部的未来传闻,依然存在,对球队不是个好消息。

《罗马体育报》涉及到苏宁出售国米的内容,仅此而已,其他都是球队信息和转会风向,推理居多,尚不明确苏宁与罗斯柴尔德接触的真实情况。

现在能确定的是,苏宁确实在给国米寻找新股东,即自己的新合伙人。最早报道的是意大利财经类媒体《24小时太阳报》,去年12月下旬就有披露,但没有明言指出是国米,“苏宁集团委托一些中间机构,以一个欧洲豪门俱乐部的名义,找寻新伙伴,意图强化这个俱乐部的资本能力。


意大利《米兰体育报》去年12月31日报道:“苏宁寻觅合伙人挖掘新矿,国米新主赞助即将到位”,并未涉及全盘出售一事。新伙伴是取代目前的第二股东莱恩资本,还是部分获得苏宁手中的国米股份,两者都有可能。“苏宁此举,是疫情下对抗经济危机的办法,上赛季财报为亏损1.024亿欧元。苏宁早已和自己的长期伙伴高盛集团透露出这个想法,找新伙伴早就开始了。”

苏宁在2016年夏收购国米,当时2.7亿欧元购买托希尔70%股份;2019年初官宣莱恩资本为第二股东,入股31.05%,苏宁现持股68.55%,另有0.4%股份在小股东联合体手中。苏宁为国米的总花费数额,《米兰体育报》去年夏天报道为7.5亿欧左右,《罗马体育报》说6.5亿,现在肯定有所增加,因本赛季初球队引援的花费(8450万)。

苏宁时代用于国米转会建队的投入,《米兰体育报》统计为5.423亿欧元。如果算进意媒普遍报道的苏宁将初期借贷给国米的部分资金,转化为国米的实际注资,不再是贷款,粗算苏宁的花费逼近10亿欧。《米体》透露:苏宁在2019年有过截止2021年底的欧洲产业布局规划,规模达到数十亿,国米是第一载体和桥梁,疫情之后是否更改甚至放弃,不得而知。


《罗马体育报》在猜测苏宁可能撒手的文章中,也提及国米的降薪可能,“国米是为数不多的、上赛季疫情下没有降薪的球队,意甲豪门里唯一不降薪的。只是和球员谈好,去年7、8两月的工资推迟发放。本赛季的9、10两月工资已发放,11、12两月的,若不在2月16日前发放会遭处罚。可能会和更衣室谈减薪问题,或继续推迟或部分减免。”仍是敞开态度,说不定。

所有意媒一致认为,张康阳目前在中国的首务是给国米落实新的胸前赞助,2021/22赛季起接替倍耐力,预估年赞助费3000-3500万欧,恒大海信三星,三选一局面。



《篮球先锋报》招收实习生
可到岗也可远程实习
工作职责
负责NBA赛事战报的撰写
在赛后第一时间发布
简历邮箱
zuqiubao@qq.com


点击小程序,进入足球+


编辑 |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图片 | 东方IC

上一篇: 哈登受伤,队友当起了老大!2场50分+比肩乔丹!他两年没打球了,你敢信?
下一篇: 现代i30三门版官图公布 将巴黎车展首发